280章天险

日蚀烛梦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最快更新我是一尊炼药炉最新章节!

的一袋流浪,一扎久违的不知。当旅行的你开始背起它行走时,你就注定有了不同于乐于安静寂寞的人那样娴静的心理。因为通常是旅行给了你奔波的享受感,给了你流浪的超越感。而青春,究竟只是深掩于那些享受感和超越感之外的。

人生一世,白云悠悠,漂走的事多少沧桑与眼泪;人生苦短,汗泪流尽,沉淀的又是多少往事与回忆。

在布满藤蔓的围墙上,青春缓慢的攀行,回头下望,是散落一地的音符,被记忆沉吟着辗过,又被风卷起。天高云淡,仅有几缕羽白的丝云,在天空中游走,把青春的沉淀塞进时间的罅隙,时间卷起所有太过纯净的美好,却平淡如白开水。

时间太瘦,指缝太宽,青春总是不经意的从我的指缝间溜走,伸手紧握,抓住的只是空气。

我们年轻,不必深沉的感叹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;我们年轻,可以放声高歌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,我们笑靥如花,看花开花落逐流水;我们温情满怀,看月缺月圆逝无声。当残花枯瘦黄叶堆积,我们依然能在逝去的芬芳里一展青春的气息,抑或在红日西下霞满天的傍晚,执伊人之手,在高高傲立的山峰,看时光从头顶缓缓滑过,这不是挥霍,而是在感受青春的缤纷。

十七岁的故事,总是在晴朗的天气里,用最欢乐的口气开头,就好像讲故事的人,真的不知道,结局会有多忧伤似的。

我常常在思索我们的青春,它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,短短的身子偏偏拖了一个长长的尾巴,像翅膀一样招摇着,久久不肯离去。十七岁时青春的尾巴,短暂而灰败;像一首钢琴曲的最后一个音符那样,无论用上多么高亢的调,结局都是消失与离开。

没有人永远十七岁,但永远有人十七岁。

现在的孩子,硬将这个过程提早了近十年。看到了多少个12、3岁的孩子,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奶娃娃。每每看到此情此景,我总会叹息,人生苦短,何必如此折磨自己。也许你再等等,等到你十八岁的时候,会出现一个比现在更好的男生,他会比现在这个百倍的疼你、爱你、哄你,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,更不会让你像现在这样,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街上,还要饱受世人的眼光。

人人都会经历恋爱、结婚、生子的过程,或早或晚的区别。

浅栗色梨花卷与各式各样的美瞳流行于校园中时,有谁还记得那属于东方古典美人的黑发黑眸;小脚校裤充斥在校道上时,有时还记得那遭我们嫌弃却依旧觉得舒服的校服;苹果绿的腮红成为潮流时,有时还记得那抹优雅的桃红色……

看着现在的孩子,那份纯真已不再拥有,他们的眼里充斥着的是所谓的叛逆与不羁。

浮生阡陌,即便我们正处在最美的年纪,终究也只是过客。

记得有人问过,为何你如此爱着难喝的咖啡?我笑了笑,Espresso的作用和其他咖啡一样,无非就是用苦涩的滋味提提神,但它的效果更强;但在你失败时,落魄时,无助时,Espresso无法言语的苦涩,可以在某种程度上,让你认清这个世界的阴暗与丑陋。提问的人是朋友的哥哥,你能够想象他那时看我的眼神,他的眼里充满了无数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的惊奇,不解以及……愤怒。

就自己而言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那苦涩的滋味的?是从何时起,将最爱的奶茶换成甜腻的摩卡,再换成充满奶香的拿铁,现在,我开始爱上了那香浓醇滑的EEspresso。尽管18岁以下尽量不要饮用或是少饮用,因为它的副作用为摄取过多的咖啡因,容易发生耳鸣心肌亢进,但我依旧喜欢那无法言语的苦涩。

我们口中叫喊着青春是又来挥霍的,所以我们娇纵放肆,但我们却又开始向往成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