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痛心疾首

阿酸子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上官鸿抱着秦乐,是跑着回营的。他将她温柔的放在榻上,忙对一旁侯着的杜莘月道:“他伤口裂开了,你快给他看看。”

依言,杜莘月正要动手剥开秦乐的衣服,猛的想起,抬手吆喝上官鸿出去。

“你快些在外面等着,你待在这里我不好施展医术。”换做平时,上官鸿肯定不依,可一见秦乐疼的五官扭曲,浑身冷汗的样子,二话不说就走了出去。

杜莘月忙松一口气。

“大人,就算鄙人的文章再不好,也比那个小白脸好的多吧!何以他就可以入选,而我呕心沥血之作却被摒弃!”

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,是笑得乐呵的李苑。

看着众人投来的鄙夷目光,李苑愣了,咋回事怎么扯到自己头上了?

不过那人说她是小白脸倒没错,私以为自己这张脸就是占了白净的优势,才能迷倒云城的万千少女。

陈裕在一旁观戏不语,看着赵谦头疼的样子他心中很是满意。

赵谦揉了揉发酸的鬓角,对文章被否决的士子不以为意道:“你说李明歌?别和他比,他的文章比在场所有人都好。”

李苑一脸无语的看着赵谦,虽然吧赵叔说的也是实话,可咱不能这么拉仇恨吧?

果然下一瞬,众人投来的目光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几分。

赵谦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简直群情激奋。

一个走后门的小白脸写得文章能比得过他们这些真才实学,埋头苦读的士子?当真笑话!

那士子摇头冷笑,“不可能,他的文章能胜过我的,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!若真写得好,何必卖身求荣,大可明明白白的和我们争一争!”

“卖……身求荣?那个人胡说八道些什么呢?”李苑一脸无语,虽然她是走后门了,那她也是想节省时间。怎么就谣传成这个鬼样子了?

没人回复她,和她站在一起的士子对她很是不待见,在他们眼中李苑就是走后门没本事的草包。

赵谦被说的烦了,卖身求荣的话都出来了,他不过是顺手把牌子丢给了李苑而已,哪知道引起这么多人的不满:“行了行了,你们要看就看,李明歌快把你的文章传给大家看看。”

被点名的李苑拿出放在袖里折叠好的文章,本来想着没用了,还在考虑丢与不丢。现在有机会拿出来给大家炫耀一番,真好!

那士子等不及,一把扯过李苑的手里的文章,瞬间双眼瞪大!

“盛世启中,君者亲贤臣,远小人,此为明世。朝至中移,革冗臣,除旧习,治世不一道,便国不法古。故汤、武不循古而王,夏、殷不易礼而亡。反古者不可非,而循礼者不足多。末尾不兴,举明君,革大礼。要应不足,换世重历。此三道概全史亦,应之得理,得大义也!”

看完,整个人吐出一口浊气,整个人三魂不见了七魄,他的文章确实不如李明歌的,两者放在一起更将他的文章衬得宛如烂泥。

旁边的人见他瞳孔放大,愣在当场,以为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作,抢来一看,反应不必前者平静。

不多时,众人传递看完,再看向李苑的目光时,满满都是佩服了,什么草包啊,有这般见解的少年,做一个小小谋士太过屈才了吧!

李苑享受着众人投来的艳羡目光,十分沉着,好说好说,虽然她确实才华横溢,但本人很是谦虚的。

都见识过了李苑的文章,自然也就没有非议。

那士子原本一脸自傲,现下也不得不服气,垂头丧气的走下高台。

夕阳西下,暮色四合。

高台之上燃起了火烛,此时场上留下的不过十五人。

陈裕看了一眼,身旁正埋头苦读的赵谦,心中暗自冷笑,悄悄溜走。

初秋,南方夜半还有蝉在嘶鸣,众人窃窃私语,他们不是已经入选了吗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