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大师玄奘

公子許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k.com,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是谁?人岑长倩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贺兰楚石却摇摇头,坚持道:“这件事我只能与越国公说,对旁人我一个字都不会吐露出去。“

    现在房俊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,而自己所知的这件事是最后的希望,必须面见房俊才能保证这个消息的最大收益,岂能轻易说于旁人?

    可他却低估了岑长倩…..「来人“

    岑长倩面色冷峻,叫来几个兵卒,下令道:“将此人即刻缉捕,送去“百骑司“,告知李君羡将军,就说此人牵扯一件谋反事宜,请他严刑拷问,务必援开他的嘴,将逆贼叛乱湮灭于未燃之时“

    你不说?那就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在我面前嘴巴硬一点没关系,只希望你在“百骑司“的刑狱之中亦能守口如瓶…...

    “嗒!口

    几个兵卒一拥而上,当即将贺兰楚石揭在地上,抽出他的腰带将其双手反绑。

    贺兰楚石剧烈挣扎,喘着气大叫:“我说,我说!岑长史快放了我1“

    本想着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,孰料这岑长倩年纪轻轻却杀伐果断,居然连谈判的机会都不给自己便下令抓捕,最要命居然要将自己送去“百骑司“......

    “百骑司“那是什么地方?但凡进了“百骑司“的大狱,要么欺君谋逆要么通敌叛国,随便沾上一点就是死罪,略循严重一些便要抄家灭门,一旦进去,哪里还能活着出来?

    岑长倩不为所动,下令道:“堵住他的噜。“人啶1人

    几个兵卒也有些冒汗了,明白这是有些话不能让他们听见,更不能让贺兰楚石嚷嚷出去,赶紧撞开贺兰楚石的衣襟将其中衣撕碎塞入嘴巴,任凭贺兰楚石“呜吊“喊叫猛烈挣扎,将其架起来,飞快离去。

    “百骑司“的驻地就在玄武门外、原右屯卫一侧,距离很

    岑长倩看着贺兰楚石被架走,站在原地沉吟片刻,吩咐左右:“备马,我要入城面见大帅。“

    这件事很有可能牵扯甚广、非同小可,最好还是不要让高侃知晓,以免其牵扯其中,凭白担上风险却于事无补,干脆直接告知房俊,让房俊决断。

    战马牵来,岑长倩搜着缨绳翻身上马,出了军营直奔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高侃在中军帐得知岑长倩未按照原本计划行事,反而将贺兰楚石送去“百骑司“且不告而别径自入城,便知道事情可能出现不可预知的变化,对左右道:“无需在意,岑长史自会处此事,汝等各司其职就好,不要多想。“

    岑长倩策骑入城直抵祺仁方梁国公府,到了门外求见房俊,才得知房俊今日无事带着妻妾前往大慈恩寺进香,傍晚还会留在寺内用斋饭,要到半夜才回。

    门口知客知道岑长倩是房俊极为看重的后辈,故而客气的请其暂且入府饮茶,在偏厅等候房俊归来。

    岑长倩心知此事不能耽搁,当即再度上马,出了崇仁坊,沿着康平坊、务本坊之间的启夏门大街一路向南,直奔晋昌坊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抵达晋昌坊时已经接近昀午,岑长倩下马直奔山门,出示身份之后被寺内沙弥引领入寺,自广场上绕过刚刚建成的大雁塔,穿过东侧一片殿宇,抵达树林掩映、溪水环绕的几间禅房。

    此刻寒冬腊月、树木凋敞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密密麻麻纵横错乱,可以想见夏日之时树叶茂盛是何等遮天蔽日、阴凉

    溪水是不知从何处引来的温泉水,缓缓流渊、水声潺潺、严寒不冻,水面上升腾起一片雾气,将这几间禅房笼罩其中,使得房舍若隐若现、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门前仁立着几个顶盔揽甲的兵卒,岑长倩识得是房俊的亲兵,赶紧上前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为首的亲兵入内通禀,片刻之后回转:“二郎正与玄奘大师饮茶,请岑长史入内。“

    岑长倩整理一下衣冠,在门口的玄关处换了鞋子,迈步进入禅房。木质地板光亮可鉴,阳光在南侧的窗户照射进来,映照出空气中漂浮的微小尘埃,一张茶几、几个蒲团,房俊正与一位相貌清瘦的僧人相对路坐,茶几上一壶清茶,香气氡氧。

    岑长倩快步上前,一握及地:“在下见过玄奘大师。“玄奘抬起头,看了岑长倩一眼,循笑着颌首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皮肤粗糙而褶皱,大抵是因为常年奔走于塞外番邦经受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,光头圆润、眉峰疏朗,最特别则是那一双眼睛,仅只是看向岑长倩一眼,那明亮的眼神如同实

    苍老的肌肤,挺直的背脊,消瘦的身躯,热烈的眼神…...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容貌,甚至难以估算其真实年纪。

    房俊在一旁摆摆手,淡然道:“大师乃世外高人,无需繁文缘节,坐吧“

    人啶。人岑长倩乖乖的路坐在茶几一侧,低眉垂眼,神情恭顺。

    玄奘笑着摇头,回应房俊的话语:“休要扯什么世外高人,既然身在红尘,又何谈子然出世?红尘万丈远,心陷贪唱痴,未到圆寂之日,谈何出世7“

    人之一生纠缠于红尘之中,六根难断、情难自己,唯有死去之后,才能真正摆脱一切业障。

    房俊就笑道:“如此说来,大师还在为在下逼着慧立大师捐赠兴教寺的砖石而耿耿于怀?哎呀呀,这个慧立当真不晓事,为了一些砖石喋喋不休也就罢了,可因此坏了大师您的修行禅心,那可就是罪过了“

    玄奔看向岑长倩,指了指茶几上的茶壶示意他沥茶,岑长倩受宠若惊,赶紧执壶斟茶。

    然后玄奘才淡然道:“何谓禅心?避世不就非禅、见死不救非心,莫说区区一些砖石,若是有朝一日拆了这大慈恩寺能够拯救更多的百姓,贫僧自会亲自动手。“

    房俊则笑着摇头:“大师佛学精湛、一心赤城,在下自然相信您仁爱之心。然则佛门盛世而出山传扬佛法、接受信众供奉香火,乱世之时关闭山门、守着钱帛粮食不问世间疾苦,这却是常态。几部从天竺传承而来的佛经,既点化不了房贷贼田敲骨吸髓的佛门逆徒,更无法改变佛门自私自利的本源。说到底,偷盗、抢劫、信佛,都是一种生活手段。“

    信仰当然存在,真正的得道高僧也不是没有,然而更多的人却是依附于佛门这棵参天大树想要更好的活着而已。

    当信仰成为一种生活手段,很难保持其纯洁高尚。

    岑长倩在一旁听得心惊胆颤,咱家大帅这么勇吗?居然当着玄奘大师的面诉毁佛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玄奔历经艰辛前往天竺求取佛经成功返回而凝聚的巨大威望,加上朝廷官方予以的认可,使其成为天下佛门有实无名的真正领袖,只需玄奘说一句“狂悖之徒诉毁佛门“,就会使得天下佛门将房俊视为“异端““仇寇“,然后凭借强大的影响力使得房俊声名狼藉、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然而预想之中的不满甚至愤怒并未出现,玄奘轻叹一声,略显烦恼:“所以贫僧才说未至圆寂之日、难言出世,想要传播佛法,就必须广纳信徒,而广纳信徒,就难免良蒡不齐…...故而“贪噜痰“乃三毒,纠结凡人一生,若能予以清除,天下处处皆佛。“

    岑长倩瞳大眼睛,房俊对佛门之指控,玄奔大师居然就这般认下了?

    光饱含笑意:“怎么,小施主难不成认为贫僧会为了佛门声誉,便矢口否认存在之事宝7“

    岑长倩忙道:“在下不敢。“

    玄奔便对房俊道:“这位小施主年岁不长,根基未固,但天资俊秀、毓而不凡,假以时日,定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“

    岑长倩很是惊喜,能够得到玄奘赞誉的人可不多,甚至可以凭借这一句评语迅速成名,却还是谟逊道:“不敢当大师谬赞,在下才疏学浅,一直跟在大帅身边做事,增长见闻、充实学识,不求闻达于天下,惟愿诚恳做事,于国有功、于民有益,如此足矣。“

    玄奔反倒因此对他愈发高看一眼,赞许道:“心性沉稳、勤勉谟逊,可为宰辅之才。“

    房俊见岑长倩略显富迫,这孩子显然还不太适应旁人如此夸赞,便笑着道:“大师佛法精湛、洞彻世事,既然对你如此嘉许,足以见得你确实有高于常人之才能,然则世上天资聪颖之人何止百万?未必个个都能成就事业、青史留名,要有自信,不必妄自菲薄,但切忌自负。“

    “多谢大帅教诲,卑职定谨记不忘。““武番前来,所为何事?“

    岑长倩略一犹豫,房俊笑道:“你以为大师说什么身在红尘、不能出世便当真是凡夫俗子了?有什么事但说无妨,大师听在耳中、却影过无痕。“